<em id="9trbb"><source id="9trbb"></source></em>

<nav id="9trbb"></nav>
    <em id="9trbb"></em>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行業動態

    賴曉明: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碳交易、定價和金融中心 助力國家實現“雙碳”目標

    發布時間:2021-12-30  來源:上海證券報

      ◆2021年7月,歷經10年試點、建設,備受矚目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正式啟動。這是我國應對氣候變化進程中具有深遠意義的里程碑事件。

      ◆當前,全國碳市場運行如何?作為生態環境部指定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建設和運維機構,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將如何依托上海金融中心優勢,推動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碳交易中心、碳定價中心、碳金融中心,助力國家實現“雙碳”目標?就此,上海環交所董事長賴曉明近日在上海環交所大樓接受了上海證券報記者專訪。

      2021年7月,歷經10年試點、建設,備受矚目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以下簡稱全國碳市場)正式啟動。這是我國應對氣候變化進程中具有深遠意義的里程碑事件。

      當前,全國碳市場運行如何?作為生態環境部指定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建設和運維機構,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以下簡稱上海環交所)將如何依托上海金融中心優勢,推動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碳交易中心、碳定價中心、碳金融中心,助力國家實現“雙碳”目標?就此,上海環交所董事長賴曉明近日在上海環交所大樓接受了上海證券報記者專訪。

    全國碳市場日均成交量遠超歐盟同類市場

    上海證券報:

      全國碳市場運行至今,市場表現如何?

      賴曉明 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董事長

    賴曉明:

      今年7月16日,全國碳市場正式啟動。在“雙碳”目標的大背景下,全國碳市場的建設和運行受到社會各界廣泛關注。碳排放權交易利用市場機制控制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推動綠色低碳發展的重大制度創新,是實現國家“雙碳”目標的重要抓手。上海環交所目前作為全國碳交易系統和碳市場的運維管理機構,責任重大,使命光榮。

      建立碳交易機制有助于倒逼產業和能源結構向低碳化轉型,引導企業將技術和資金導向低碳發展領域,鼓勵高新低碳技術轉型升級,降低全社會減排成本。一方面,納管企業發展受到碳約束,為實現履約目標,碳約束倒逼行業結構優化,挖掘減排空間,激發技術減排潛力,促進納管企業低碳發展;另一方面,鼓勵企業開發減排項目、技術,通過碳市場交易獲取額外收益,促進企業生產技術向“低碳化”轉型升級。

      總體上來講,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建設目前還屬于起步階段。整體運行平穩有序,配額價格波動合理,單日成交量屢創新高。

      根據生態環境部通知,納入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的重點排放單位應當在12月31日前,向省級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清繳2019年至2020年度的碳排放配額。目前,各地區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及重點排放單位正積極有序地推進配額清繳工作。

      隨著履約截止日期的臨近,全國碳市場重點排放單位交易意愿上漲,交易活躍度大幅上升。2021年12月15日上午,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碳排放配額(CEA)在第102個交易日成交量突破1億噸大關。截至12月27日,CEA累計成交量1.54億噸,累計成交額64.42億元。當天CEA收盤價為48.13元/噸。

      從交易規模來看,相較于全球現貨交易市場,目前我們是最高的。自開市交易以來,全國碳市場日均成交量超過125萬噸,是歐盟現貨二級市場20倍以上,是韓國現貨二級市場的50倍以上。

      不過,和國際市場尤其是歐盟市場相比,我們的市場結構還是比較單一,還存在一些結構性不足,需要進一步完善。

      目前來看,全國碳市場的參與主體單位、參與行業以及參與目的都比較單一,表現為:參與單位目前只有控排企業,參與行業只有電力企業,參與主體的目的基本上都是為了履約,即履行企業碳排放管理責任,實行以履約為目的的交易。

      所以,今年11月,也就是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履約通知正式公布后,全國碳市場交易量與市場規模迅速放大。而在此之前的8月、9月間,市場成交相對來說比較低迷。這也側面說明全國碳市場交易目的比較單純,市場交易活躍度隨履約周期要求會有比較大的起伏。履約前很熱鬧,12月全國碳市場月成交總量過億噸,超過之前的交易量總和。履約完后,我們預測2022年1月份交易量或將大幅下降。

      總體來看,目前全國碳市場屬于由履約需求來支撐的市場。下一步市場建設發展的路徑比較清楚,因為我們并不是在完全空白的基礎上起步,而是在過去多年地方碳市場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同時在國際市場上也有經驗可以借鑒。

      接下來,全國碳市場還是有很多難題要去克服,還有很多具體的創新工作要去做。比如說,我們將擴大交易主體、引入投資機構;要盡快把其他控排行業納入進來;要推出衍生品,發展一個多層次、多產品的市場。我們要進一步完善配額分配機制,建立一級市場。目前碳排放配額分配采取免費分配的方式,可以研究一定比例的有償分配配額的拍賣方式。同時,我們還可以考慮建立與市場相應的調節機制,如參照歐美市場的做法建立市場調節機制等。

      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將在各主管部門的統一安排下,在各方面的配合支持下積極推進各項工作落地,繼續從保證市場運行健康合規、維護市場平穩、努力提高市場流動性和交易規模等多個方面,推動全國碳市場更健康、蓬勃地發展,助力上海打造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碳交易中心、碳定價中心和碳金融中心。

    打造碳定價中心 加快產品創新

    上海證券報:

      根據最新發布的《上海加快打造國際綠色金融樞紐服務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上海要加快打造國際綠色金融樞紐,到2025年基本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碳交易、定價、創新中心。您認為,在這個過程中,上海環交所將扮演什么角色?接下來會重點聚焦哪些工作?

    賴曉明:

      作為落實我國“雙碳”目標愿景的重要政策工具之一,我們確立了“三個中心”的建設方向:努力建設全球最大的碳現貨市場,建成全球碳交易中心:逐步擴大行業,覆蓋高耗能、高排放行業,加強碳排放管理;逐步放開交易主體,從控排企業起步,適時引入機構投資者等非履約主體;不斷豐富市場領域,從配額市場擴展至減排市場。

    二是

      積極發展多層次碳市場,形成有全球影響力的碳定價中心:探索創新交易品種,逐步引入掉期交易、遠期交易、期權交易、碳指數等衍生品,形成多層次碳市場。

    三是

      加快推進碳金融創新,建設國際碳金融中心:充分發揮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推動金融機構、金融產品與碳市場的深度融合,積極發展低碳綠色金融和氣候投融資。

      根據《實施意見》,上海要發展碳金融市場。支持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推動金融市場與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合作與聯動發展,促進以碳排放權為基礎的各類場外和場內衍生產品創新。推動金融機構積極穩妥參與碳金融市場建設,豐富碳金融市場參與主體。發展碳排放權質押、碳回購、碳基金、碳信托等碳金融業務,增強碳金融市場活力。

      其中,無論中央還是地方,都傳遞出打造碳定價中心的重要性。我們認為,所謂碳定價中心,一大標準是這個市場形成的價格能夠為整個市場主體所認同,這個市場的價格能夠引導資金和技術投向低碳環保領域,助力企業降低減排成本。此外,這個價格要具有國際影響力和權威性,對國際碳價體系產生重要影響。

      瞄準這些目標,明年我們將重點推動兩大工作:一是盡快提市場升規模,做法就是我前面講的幾條,要逐一推動落地;二是在碳金融方面開展相應的探索,推進產品創新。

      我們預計,一旦上述政策落地,2022年全國碳市場將呈現很大變化。我們希望到2022年年底,整個市場的功能性和實際的運行效果能得到很大的改變,在服務履約的基礎上進一步形成內涵更豐富的碳市場。我覺得這很有可能實現,我們很有信心。

    上海證券報:

      對于產品機制的創新,上海環交所有什么新計劃?據悉,廣州期貨交易所目前正在積極備戰碳衍生品,且已納入廣東金融“十四五”規劃目標,未來會不會形成南北分工?比如廣州期貨交易所做期貨這一塊,環交所做現貨?

    賴曉明:

      期貨和現貨本身就是相互促進的關系。期貨對于投資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風險管理工具,其首要功能就是風險管理,然后才是金融投資。為此,上海環交所和廣州期貨交易所將會是相互促進的關系,這一點是明確的。

      期貨是標準的場內衍生品。根據相關規定,期貨上市需要經過證監會批準,只有具有專門資質的交易平臺才能推出。所以,碳期貨必須由期貨交易所推出。而我們作為現貨交易機構,可以在相關主管部門批準后,推出現貨和非期貨類的衍生品,比如遠期交易,掉期交易、掉期互換等衍生品。

    建材和有色兩大行業有望明年納入

    上海證券報:

      隨著碳市場交易日趨完善,您能否預測一下,未來碳排放交易量將達到多大的市場規模,有什么發展目標?如果想增大碳排放交易市場規模,應該從哪些方面入手?

    賴曉明:

      一般來說,有幾個因素會影響市場規模:籌碼的數量。以股市為例,股票數量越多,市場規模就有可能越大。對于全國碳市場來說,籌碼就是配額。

    二是

      入市資金量。資金會影響價格,也會影響交易額。所以,全國碳市場要進一步活躍,需要有更多參與者進來。

    三是

      市場流動性的高低,也就是換手率。換手率的高低和市場交易機制密切相關。比如,其他市場比較成熟的做市商機制,就有利于提高市場換手率。

      目前來看,全國碳市場的發展空間非常大。因為我們現在只有2000多家電力企業,未來還要增加,籌碼就有了。同時,未來投資主體也要進來,一旦機構投資主體(甚至金融機構)等進來,帶來的資金量就多了。接下來就是調整機制,目前我們正在研究流動性提供商機制,未來還需要主管部門審批,如果這些機制也能夠采取的話,整個市場的規模肯定會增加。當然還有第四個因素,也就是產品品種。比如說,除了現貨,未來市場增加多種衍生品,都會助力市場進一步活躍,增加市場規模。

      目前我們市場剛起步,接下將細化市場交易規范規則,力爭建成全球領先、全球最大的碳市場。

      今年,《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和《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相繼發布,在中央層面對碳達峰、碳中和重大工作進行系統謀劃和總體部署。此后還將陸續發布能源、工業、建筑、交通等重點領域和煤炭、電力、鋼鐵、水泥等重點行業的實施方案,出臺科技、碳匯、財稅、金融等保障措施,構建起碳達峰、碳中和“1+N”政策體系。

      從市場規模看,隨著其他行業進入,中國碳市場配額基數還會進一步增大。從市場性質來講,我們計劃把市場從現在單一的履約型市場,進一步發展成具有投資價值,具有金融屬性的復合型市場。這樣的市場將既有履約功能,能服務控排企業;又有投資價值,具備一定的金融屬性,能幫助企業、投資人等進行風險管理等。需要強調的是,碳市場不同于一般的金融或商品市場,首要是服務減排需求,碳價不是越高越好,要符合企業減排實際。

    上海證券報:

      對于推動控排企業和非控排企業入市,下一步有什么具體安排?

    賴曉明:

      按照“成熟一個、批準發布一個”的原則,相關部門正在穩步推進擴大碳市場覆蓋行業范圍有關工作。目前,建材、有色等行業正在開展碳排放交易相關研究準備工作,預計可能推進較快。其他行業的納入時間目前還不確定,爭取在“十四五”期間基本都納入。

      對于非控排企業,也就是投資機構何時入場,目前還在進行研究,主管部門也多次開會討論,政策推出有一個過程,需要各個部門之間協調,目前還在做準備。

      未來投資機構入場肯定有一定的標準,引進什么樣的投資機構進來,肯定還是要有標準和管理要求。

      至于境外投資機構,目前還沒有考慮引進境外機構參與國內碳交易市場,因為現在的碳交易管理辦法里面對投資參與者規定是控排企業、投資機構和個人企業,但是投資機構的境內境外屬性沒有明確規定,按照試點是以國內為主的。

    全國CCER市場有望于明年重啟 推動和全國碳市場加速融合

    上海證券報:

      除了碳排放市場,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市場也備受市場關注。CCER市場重啟工作目前進展如何?接下來,CCER市場及碳普惠市場未來有沒有機會打通,全部都納入全國碳市場?

    賴曉明:

      CCER市場是和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并行的一個市場,其發展也將推動國家“雙碳”目標的實現。

      確實大家很關注CCER市場,因為它涉及的面更廣。很多企業紛紛向我們表示,希望通過開發新能源、種樹等方式減排,通過全國碳市場售賣減排量,然后獲得盈利,支持企業綠色發展等。截至目前,國家主管部門備案CCER交易機構有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北京綠色交易所、天津排放權交易所、湖北碳排放權交易中心、廣州碳排放權交易所等共9家。

      上海從2013年開始成為CCER交易提供平臺及相關服務,交易量一直位居全國首位。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國CCER的累計交易量為2.68億噸。其中,上海碳市場占比達到38%。

      在CCER市場,根據相關規則,企業的減排項目、新能源項目可以通過國家制定的標準和程序,獲得核發減排量。而這個減排量可以在一定條件下納入排放權市場使用。從這個意義上說,CCER市場是碳排放權市場的有效補充。

      目前,CCER已經納入了全國碳市場。全國碳市場啟動后,相關機制已明確,企業可以使用CCER抵銷碳排放配額的清繳,比例不超過自身應清繳配額的5%。這就意味著,企業通過新能源項目等產生的減排量,可以出售給全國碳市場。

      不過,2017年,CCER項目的各項備案申請工作暫停受理。目前國家正在積極籌備重新啟動CCER項目的備案和減排量的簽發,全國CCER市場有望于明年重啟。

      接下來,我們希望全國CCER市場和全國碳市場能進一步融合,更有效率地推動全社會減排,助力國家“雙碳”目標落地。

      至于碳普惠,我認為未來納入全國碳市場的可能性不太大。因為碳普惠標準不是國家層面制定的標準,它是地方層面制定的。

    上海證券報:

      2013年6月起,上海、深圳、北京等7個省市先后啟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未來,這些地方試點會不會也全部納入全國碳交易市場?

    賴曉明:

      生態環境部已明確表示,不再擴大地方碳交易試點范圍。同時,現有的碳交易試點也不會關閉,但隨著主要排放行業逐步納入全國碳市場,地方試點市場的配額量會逐漸減少。地方試點市場也不會和全國市場完全融合,因為地方碳試點的覆蓋范圍和全國碳市場范圍不一樣,采用的標準體系也不一樣。從試點效果看,地方碳交易試點對地方減排的促進作用非常明顯。以上海為例,“十三五”期間,參與上海試點企業的減排情況要比沒有參與的企業明顯改善。

    抓緊組建全國碳交易機構 將引入地方股東

    上海證券報:

      全國碳市場建設采用了“雙城”模式。上海負責交易,湖北武漢負責登記和結算。從地方交易所躍升為全國碳市場,我們的體制機制是否也會進行相應調整?

    賴曉明:

      經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復,上海環交所于2008年8月5日掛牌成立,是全國首家碳市場交易平臺,并于2011年10月28日改制成股份制交易所。

      2017年12月底,國家發展改革委組織召開了全國碳排放交易體系啟動工作電視電話會議,部署全面落實《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發電行業)》,我國碳排放交易體系正式啟動。國家發改委與上海、北京、天津、江蘇、福建、湖北、廣東、重慶、深圳等9個省市共同簽署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系統和交易系統建設和運維工作的合作原則協議,宣布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建設任務落戶上海。

      目前,上海環交所作為全國碳交易系統和碳市場的運維管理機構,在保障市場穩定運行的同時,也在主管部門和上級單位的指導下抓緊推進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機構的組建工作。未來,全國其他8個試點省市政府指定的出資機構也將入場。其中,既有原有的地方交易所,也有各地方政府指定的相關企業。

      我們正在擬定方案上報主管部門,相關籌備工作也在抓緊推進。

      此外,圍繞全國碳市場建設服務,我們在服務好控排企業和各類交易主體進入市場、參與交易的基礎上,也希望和一些機構形成市場服務方面的合作。隨著未來越來越多的交易主體入市,服務的能級越來越高,交易所需要各地相關機構合作,共同為市場主體服務。

      作為功能性企業,我們的定位是不以營利為目的。日常運行上,我們的資金全部來自股東方,今年也沒有收取交易手續費。目前,交易手續費相關收取標準等制度還在批復進程中。屆時,我們將按交易額一定比例收取手續費。

    頂部 微信
    掃一掃關注我們
    国产午夜理论不卡在线观看,泳池里强摁做开腿啊,成人永久免费网站在线观看,天堂网www资源久久91精品国产91久久,99r6这里在线精品视频,久久91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